迎接5G、业绩承压 中国移动组织架构大调整

每经记者 刘春山每经编辑 梁枭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中国移动多位内部人士处独家获悉,酝酿半年多的中国移动政企分公司拆分终于要落地。对于此次拆分政企分公司,一位中国移动内部人士在朋友圈写到,“集团政企公司与地方省政企公司,近十年争利的局面终将结束。”

相较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移动通信老大”的行业地位似乎岿然不动。在国内手机巨头眼中,中国移动也保持着运营商的傲气。“十亿级用户、万亿级市值”,中国移动这艘巨轮一直乘风向前。

中国移动政企业务体系庞大,去年全年收入700多亿元,但也长期存在集团与省级“争客户”的现象。此次调整,也是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上任之后的首次内部组织大调整。

5G建设势头正盛,中国移动更可谓“前途无限”。然而,今年以来,从一系列数据来看,中国移动正遭遇“艰难时刻”——用户增长停滞,流量红利消失,业绩出现负增长。中国移动8月8日公布的半年报显示,公司营收与净利润双双下滑,这在其上市近20年来,还是头一次出现。

内部人士透露,分拆后中国移动在全国的政企业务将呈现“一总二横三纵”格局,一总为集团政企事业部;二横包括中移物联网有限公司、苏州研发中心(中移苏州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三纵包括中移上海产业研究院、中移成都产业研究院、中移雄安产业研究院。

“增收太难了。”中国移动集团总部员工刘先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为了完成业绩指标,刘先建所在的部门近来开始强调降本增效,考核压力也不断增大。中国移动政企业务一中层管理者李明远告诉记者,从去年三季度开始,KPI考核变得更加严格,以往只看给客户方案的次数,现在变成考核“成单量”。“如果中国移动还是把自己当行业老大的话,未来的某一个节点,幡然醒悟的时候可能才发现,原来这个市场位置会丢掉。”

“互联网公司半年一小变,一年一大变,运营商组织架构也应变一变。”来自中国移动政企体系的李彤表示,这样才能避免组织结构本身造成的内耗,适应5G垂直行业化的趋势。另外中国移动政企分公司高管刘永华表示,此次中国移动to
B转型,更是为了解决政企业务一直存在的“身子很大头特别小”问题,新成立的集团政企事业部配备人员将超千人。

中国移动并非没有预感到危机的到来。今年上半年,公司就已经开始酝酿政企业务整合,新董事长杨杰上任后则加速落地——中国移动希望B端业务能担纲新的盈利点。

根据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政企客户分公司(以下简称政企分公司)官网介绍,公司成立于2012年8月,前身为中国移动总部集团客户部,是中国移动下属负责面向政府、企业客户市场经营的专业化公司,业务领域覆盖了专线、IDC、云计算、企业融合通信等各类企业通信和信息化产品。

可现实是,中国移动依然面临较大的“提速降费”压力。下半年,携号转网开始实施,5G建设投入巨大、时间周期长,公司要走出业绩下滑的泥潭依旧困难重重。而想要发力B端,改变过度依赖个人移动市场的现状,中国移动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早是集团客户部,管理全国各省份的集团客户业务。后来为了专业化运营就成立了很多专业公司,包括整体公司,现在算是一个轮回。”李彤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2012年成立的政企分公司以专业公司的层级出现,与其他专业公司以及省级政企部门属于平级状态,很多事情需要集团来协助管理。

“基本盘”开始动摇

李彤告诉记者,延续多年的政企分公司一直与各省的政企业务部门存在利益冲突,面对同一个目标客户,好比是两家商业公司在竞争。现在成立集团政企事业部后,变成集团的部门,管理起来全国政企市场将更统一,从以往的一个专业业务的公司变成了一个职能管理的部门。

“多年前,三大运营商之间就有了‘不对称管制’,不允许中国移动套餐资费比电信、联通便宜。”上述中国移动总部员工对记者介绍道,有关部门希望三家能保持基本竞争局面,防止一家独大。

“之前虽然也有但是省里不听,听也没关系,因为大家都是平级的。”李彤介绍,现在政企事业部比之前的政企分公司权力更大了,对省里有发文权、指导权,更重要的是有了管理考核权。

从拥有的移动用户数量来看,中国移动甚至超过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总和,达到9.35亿户,刚刚发力三年多的宽带业务也已经超过了中国电信。要知道,此前中国电信“宽带老大哥”的地位保持了20多年。

刘永华透露,之前公司比较强调专业运营,把相关总部的职能部门改造成专业公司。“从职能部门变成一个独立公司,会运作更快,对自己负责任,财务独立,并且可以扩张它的生产能力。”

但现实情况是,运营商依靠人口红利的时代已经过去,中国移动已经不能单纯地依靠用户规模的增加实现业绩增长。

但也造成了这种管理模式下,对全国的调度能力下降,它只会关注自己公司本身运作。“它自己只算小账不算大账,中移动8000亿元的营收,总得有人考虑大盘。”刘永华表示。

财报数据显示,中国移动上半年营运收入为3894.27亿元,下降0.6%,主业业务通信服务收入下降1.3%,延续一季度的下滑态势。相比之下,中国移动的净利润情况则更为严峻。上半年中国移动利润为560.63亿元,同比下降14.6%。去年同期,中国移动实现净利润656.41亿元。

记者同时了解到,中国移动集团政企分公司做行业产品的人员将划分到三个产业研究院,这意味着这些人员将从北京,远赴上海、成都、雄安等地工作。“改革嘛,人随事走。”李彤感叹,其所在的部门已经有同事在北京居住而工作在雄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是中国移动上市近20年来,净利润数据第一次出现如此大幅度的下滑。

内部人士透露,中国移动集团政企分公司做行业产品的人员将划分到三个产业研究院,集团政企事业部将保留产品一部、产品二部以及重点客户部,市场部政企处划归政企事业部,中移智行划归中移上海产业研究院。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中国移动副总裁、总会计师董昕在8月8日的业绩沟通会上表示,一方面,从收入的角度上看,提速降费影响,以及去年取消流量漫游影响,总体上造成上半年收入减少了47亿元,使利润下降了将近6%。另一方面,刚性成本增加,折旧增加了42亿元的成本。营销开支也有所加大,销售费用增长4.5%,对5G垂直行业的研发投入增加……以上因素均导致了中国移动利润下降。

政企分公司刚成立的2012年,正处于中国移动3G建设的萌芽阶段,3G基站数达到28万个,4G试验基站为2万个。当时,中国移动的政企业务的发力还仅仅是重点面向集团客户发展光纤宽带接入能力,政企业务收入为260亿元,被分类到“其他营收中”,政企业务还并非“站在舞台中央”的业务。

尽管乘着5G的东风,但中国移动的业绩颓势已经影响到股价。Wind数据显示,今年3月中旬以来,中国移动股价便处于下行通道。8月8日财报公布当天,中国移动盘中曾创出近五年新低。数月之内,中国移动股价从阶段性高点86.04港元/股,一度跌至62.05港元/股。8月9日,中国移动的最新收盘价为64.9港元/股。

同在2012年,中移物联网有限公司正式在重庆挂牌。2014年,中国移动在苏州成立研发中心,专注云计算、大数据和IT支撑系统。去年9月份,中国移动产业研究院揭牌成立,注册资本20亿元,聚焦5G以及AI生态等方面。

虽然在港股市场上,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也均有下跌,但其体量与中国移动不可同日而语。按照每股跌去20港元、205亿股总股本计算,短短数月,中国移动市值一度蒸发4100亿港元,与A股市场5G概念的炒作形成鲜明对比。

新技术越来越催生中国移动设立更多的专业化公司,而集团层面的顶层设计也迫在眉睫。刘永华表示,此次中国移动政企业务大调整的主要核心是强化对政企、to
B市场的一个指挥调度。

电信行业分析师付亮对记者分析称,中国移动今年半年报的重大变化是,无线上网收入从正增长转为负增长——上半年,中国移动手机上网流量收入同比下降了1.5%。语音收入下降在意料之中,但手机上网流量收入由增转降,成为中国移动营收下降的关键因素。这动摇了中国移动的“基本盘”——个人移动市场的稳定。

刘永华介绍,目前中国移动总部市场部有一个集团客户管理处,名义上是由他来调度指挥全国的to
B市场,但是一个处级架构级别,且不足十人,所以是远远不够的,根本调动不了全国整盘棋,就会造成“身子很大,头特别小”的现象。

迟来的架构大调整

“5G时代,政企等行业市场是天下粮仓。”李彤告诉记者,中国移动政企业务如此调整,更主要是为了迎接5G垂直行业化的趋势。

作为一名中层员工,李明远对中国移动的业绩变脸并非没有预期。早在去年三季度,中国移动的营收放缓已经足以让人担忧。这其中有提速降费政策要求的影响,但更主要的是行业激励竞争的结果。

刘永华介绍,此次组织架构调整“二横”是为专注应对5G、IOT、云基础技术。“三纵”中上海研究所负责工业、交通、金融5G等行业应用,成都研究所负责教育、医疗、农商等5G行业应用,雄安研究所负责党政军、智慧城市等领域的5G行业应用。

事实上,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在大流量领域的大幅度让利,让中国移动不得不跟进。

刘永华同时透露,此次政企业务大调整公司决策会已经过了,大概接下来一两个月会开始执行,先将领导班子搭好,再进行其他人员调整。

“从来没有市场先机的优势感,总是跟着别人后面跑,被动挨打。集团每制定一套统一资费,对下面都是压力,而不是送来一把克制敌人的利器。”刘先建介绍,自己在基层工作过,国家在尚未大力倡导提速降费时,营销方式就已经用得差不多了。

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之前中国移动政企分公司总经理为戴忠担任,新成立集团政企事业部由谁负责,还不清楚。

在个人通信服务行业大环境整体放缓的情况下,中国移动并非没有做过多元化探索。事实上,很早之前,公司就已经实施“四轮战略”,专注在个人业务、家庭业务、政企业务、以及咪咕文化等为代表的新业务,企图进行多元化改造。

刚上任董事长不到半年的杨杰选择了动刀政企业务线,政企业务也被看作是中国移动未来增长的主要机会。根据国资委举行的中央企业负责人经营业绩责任书的签署会议,中国移动2019年度合计净利润目标为较上年增长12%。在现在的局面下,利润增长12%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数字。

而从最新的数据看来,中国移动依然过分倚重个人移动市场收入,在通信服务中的占比超过71%,而家庭业务实质上依然可以看做个人市场业务,占比为7.6%。也就是说,面向政企等B端业务仅仅贡献了两成左右的收入。

上述中国移动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政企市场相对来讲,比中国电信还是要弱一点,组织结构调整肯定是市场重新布局。”杨杰原是中国电信的董事长,中国电信的政企业务在三家运营商竞争中一直占据优势。

这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存在明显的差异。2018年,中国电信智能应用生态圈收入加速增长,对增量服务收入的贡献超过50%,IDC和云业务收入则分别增长22.4%和85.9%。

根据2018年年报,中国电信云业务收入同比增长85.9%,中国电信以政企等为代表的新兴业务收入占服务收入比已经达到了51.9%。在寻求新业务转型方面,中国移动较之中国电信落下不少。刘永华向记者介绍,中国移动苏州研究中心将改革为移动公司的云能力中心,对标中国电信的云事业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